九转晨星

青山见我应如是

【双花】恋爱,从茶叶蛋开始-下

吃了毒蘑菇看小人跳舞红红火火恍恍惚惚hhh

ice hole:

爬了个山被毒蚊子咬到睡不着,趁早上把这个坑填掉了。







张佳乐第二天起了个大早,按约定穿上睡前就准备好的黑T恤与红裤子,花了十分钟打理发型,才哼着小曲出了门。


匆匆赶到菌锅店,只见等待叫号的队伍已排了很长,他在门外左顾右盼老半天也没找到身穿红T恤黑裤子的同龄男生,正打算掏出手机给落花狼藉发条微信,却猛地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漫不经心地翻看菜单。


平头。宽肩。一副睥睨众生的表情。长得还有点小帅。


——是网吧里的那个茶叶蛋傻逼!




只要遇见这个人就准没好事。张佳乐条件反射转身就走,心中诅咒着水星早点爆炸。不料对方同时也看到了他,竟忽地起身狂追出店外,挥着手打起招呼来。


“喂!网吧那个!茶叶蛋!!”


——你才是茶叶蛋,你们全家都是茶叶蛋!!


张佳乐腹诽着抱头逃跑,把和落花狼藉面基的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而那人却迈着一双长腿越追越近,扯起嗓子换称呼喊他。


“你跑什么啊?张佳乐!!百花缭乱!!”


张佳乐的左脚绊住右脚,一个踉跄便要往地上摔,终于追到的孙哲平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胳膊,才阻止了他再次和地面亲密接触。


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5厘米。张佳乐这才崩溃地发现了不想承认的事实——面前惹人讨厌的平头少年、偷茶叶蛋的有毒傻逼,上身穿着一件带英文字母的深红色T恤,下面则是条黑色长裤,跟昨天落花狼藉与他约好的打扮一模一样。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初次见到他时会觉得眼熟,原来是因为,他长得像每天在游戏里朝夕相处的狂剑士落花狼藉。


真相大白的一刹那,忽然觉得对方那桀骜不驯的讲话腔调,也和被荣耀语音系统过滤得有些失真的搭档的声音相差无几。


张佳乐很想立刻下线关机,只可惜线下面基没有这个选项。




“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百花缭乱的。”


张佳乐双臂抱在胸前,不悦地眯起双眼。


孙哲平却答得大方:“昨天,不小心瞥到了你屏幕上的游戏ID。”


“你!你——”


居然是在他向搭档吐槽茶叶蛋傻逼之前!


张佳乐一时哑口无言,与落花狼藉在游戏里的网聊内容仍历历在目,回想起那平头少年笑到脸滚键盘的模样,一切逻辑都变得像1+1=2般简单。


他的耳朵忽然像被夕阳照射过的半透明物体般变成了浅红色,支支吾吾了片刻才说:“你怎么能这样!我、我要和你拆伙!!”


“可我不想和你拆伙。”孙哲平努力憋笑道,“我诚心为偷吃了你一个茶叶蛋道歉。”


他费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伸手掐一把对方看起来很软很烫的耳垂。


被如此正儿八经地道歉,不更像自己在睚眦必报地耍性子吗?张佳乐满心闷气,却不知该如何发泄,只得用力摇头。


“这不是一个蛋的问题。”


“我知道,我不该破坏你吃蛋的心情,不该破坏你……”他停顿了两秒,总算想起了后面的说辞,“你每天对生活的期待。”


“不对,”张佳乐又否决了他,“这是个关于欺瞒的问题,你发现我是张佳乐时,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自己是孙哲平?人和人之间还有没有半点信任了?现在我的形象全毁了,落花狼藉在我心中的形象也崩塌了。我已经不相信世界、不相信缘分、不相信爱了。”


他越说越激动,语速逐渐加快,又打算转身离开,可孙哲平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肘,冲他抬了抬下巴笑道。


“你是和我想象中的百花缭乱不太一样。不过还挺好笑的,我不讨厌。”


挺好笑的?这他妈是夸人的词吗?张佳乐的脑内引爆了一个定时炸弹。


“给你三秒时间放开我,三——”


“可以,别的我们进店说。”


“不去,我要是吃了你的饭,拿了你的面,就得原谅你了。”


他像条上岸的鱼一样,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不去也得去,我定好座了。”


我行我素的狮子座孙哲平索性气沉丹田,把张佳乐整个人横着抗了起来,大摇大摆地抬进店里。


“服务员,两人桌,有预定,我姓孙。”




再有骨气的K市人,也抵挡不了新鲜蘑菇的诱惑。何况张佳乐吃了大半个月泡面,好久没见过正经美食,闻到店里弥散的香味就开始吧嗒吧嗒吞口水。


一盘子香气四溢的山野菌下了锅,鲜味随着汤面上炸裂的泡泡不断往外冒,回过神时,他已经捧起一碗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拌着鲜香热腾的蘑菇大吃特吃了起来。




想判断和一个人投不投缘,和他吃顿饭就会有定论。虽然刚才还想掏出两个手雷把孙哲平炸飞到世界尽头,可这会儿看着对方吃饭的模样,却越看越喜欢。把汤汁浇进米饭里的吃法才最美味,敢点见手青的人里没有怂货,喜欢拿油鸡枞拌面的人也坏不到哪去。


两人从豆花偏爱甜口还是咸口,一路讨论到粽子和汤圆爱吃甜还是吃咸,薯条是沾番茄酱还是直接吃,喜欢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每道问题的答案都出奇一致,七嘴八舌议论着无聊的话题,竟像他乡逢故知般亲切。


张佳乐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听孙哲平讲着自己的餐馆测评与寻找K市美食的心得,嚼着东西含混不清地问:“原来你是下馆子专业户啊。这么有钱,干嘛来网吧?”


“气氛好呗。”


孙哲平用四个字就把问题堵了回去。


其实他并没有那么常去网吧,前天只是想来见个朋友,可后来却因为一颗茶叶蛋招惹上了张佳乐,之后便常来了。


张佳乐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难怪,你是土豪嘛,不懂茶叶蛋对我等穷逼的意义有多重要,也很正常。”


孙哲平面带微笑地看着对面少年吃得满嘴米饭,却仍毫无知觉地口若悬河说个不停的模样,忽然觉得他除了好笑之余,竟还有几分秋天的松鼠似的可爱。情不自禁地起身前倾,伸长右臂从他唇角拿下几粒顽固粘着的米饭,又放进了自己嘴里。


甜的。他闭上嘴巴安静品味了一会儿,唾液酶渐渐把淀粉分解成糖。


张佳乐突然间有些发愣,一时忘记了自己刚才正说到哪里,紧接着,又后知后觉地开始不好意思。


“这家米特别香,因为蒸饭用的是矿泉水。”孙哲平也跟着有些忐忑,移开视线的同时,也转移了话题,“好吃吗?”


“还可以吧。”张佳乐扫荡掉了最后几片蘑菇,却仍在嘴硬。


“那能原谅我了吗?”他又追问。


“暂且原谅你吧……”


张佳乐冲他笑了笑,弯起的眼睛里晴空万里。




两人都吃到十一成饱,拍着圆滚滚的肚子买单离开,沿着街旁并肩散步消食。孙哲平找到了自己那辆价格不菲的自行车,冲张佳乐拍了拍后座,问对方家住在哪,说要送他回去。


张佳乐也没推辞,爽利地报出一个小区地址,孙哲平却微微睁大了双眼。


“这么巧,离我那儿挺近。”


孙哲平骑上了车,张佳乐追着一个后跳也跃坐在了车座上,很自然地搂住对方的腰,腿太长了,脚底还断断续续地蹭着地面。


“你要缺钱的话,不如去我那边吧。最近刚添置了几台电脑,正打算招呼百花的兄弟们过来。”


孙哲平回过头说,“别老吃泡面了,我做给你。”


“你还会做饭?看不出来。”


“一般一般,番茄炒蛋。”


张佳乐咬住下嘴唇,还是忍俊不禁地笑了。孙哲平也跟着扬起唇角,腿脚发力,自行车在非机动车道上加速。


“那,还拆伙吗?”他语调略含笑意地问。


有机刷、有饭吃的诱惑,对于手头拮据的少年来说太过强烈,超有骨气的张佳乐最终还是倒在了糖衣炮弹的攻击之下,何况他觉得对方似乎也没有最初那么惹人讨厌。


“不拆不拆。”


张佳乐拽着对方的T恤后襟,用力摇了摇头。




俗话说得好,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对网瘾少年来说也是同样道理。


张佳乐在孙哲平家连打机带蹭饭了半个多月,等水星回归正常轨道的时候,已经变成对方的男朋友了。




FIN




昨晚和15说,如果这篇要突然开车的话,可以走吃到毒蘑菇一起看小人跳舞的路线,多么K市,但最后还是超纯情地结束了……

评论

热度(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