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晨星

青山见我应如是

「策瑜/现代架空」原来那天的雨 第三章

搬文




孙权背靠着栏杆双臂支在上面,耳畔浪打堤岸的声音时近时远,风里裹挟着咸腥气息,撩着他的衬衫衣领,还不至于有太大的呼呼声音。朱然就站在他身旁,握着相同的易拉罐啤酒,也不喝,像在等着身旁的人。如他所愿。


“寒暄的客套话我觉得没有必要说,你想问的我也知道,在我没醉之前我不会说。”孙权很坦然地开口,单手起开了啤酒的拉环,“呲—”的一声,很是畅快。


朱然眼里略过一丝不解之意,很快不见,他还是不说话,因为孙权说了他要说的他都懂,朱然就陪着他,开了啤酒,大口大口地喝,像是要一口气把这几年没在一起喝的在这个夜里统统饮尽。他怎么说他就怎么信,以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孙权说这叫人格魅力。


“你不问问我这几年或者让我问问你这几年吗?”朱然侧过脸,毕竟冷场气氛太尴尬,还是忍不住开口饶有兴致地问。


“一样一样,平安喜乐。”孙权眼也没抬,他今晚的目的很明确。谁知道这八个字里藏了多少波澜起伏的故事,但他不说,就是这八个字,平淡又朴实。


朱然觉得可惜,总是他比孙权先醉,醉了以后哪能记得多少,可孙权没醉,今晚明显是不能让他在醉之前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说了也是真真假假,还要猜,费劲。


“那真是不错。”回答很敷衍,也似乎的确没什么好答案能接,他就抱着这么一大堆问号,塞进啤酒泡沫里咽下去,总归会知道,只是迟早。


“我不说,你也不说了?这不像你。”孙权把空瓶拦腰狠狠一捏,易拉罐就生生变成了沙漏一般的形状,“说说你和步练师?”


得亏他还记得。“那你可能要失望,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上次也只是第一次见面罢了,所以没故事可说。”朱然一瓶还没完,脸颊微红,酒量还是和以前一样,没长进。


“那就说说有故事的。最好是知音那种。”


真是恶趣味,朱然心里默默地说,塞在喉咙头没出口。


孙权立马打圆场,“我说笑的。”然后动了动身子,靠得更舒服些。


朱然换上调笑的语气“我没故事,你肯定不少。”


“是不少,你想听哪一个?”孙权面不改色又开了一罐。


“随你,我洗耳恭听。”最想问的半个音都没发出来就被扼死了。


孙权也不拒绝,就扯天扯地地说了很多很多,每个故事总有个人,被隐姓埋名从主角变成路人甲,他知道是谁,自然不必点破,孙权也不愿点破。朱然想自己也许能猜个大概了。


实际上不能。


太多他们的一起都被抹去了,藏羹剩饭能拼出满汉全席简直是无稽之谈,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何况他也不是福尔摩斯那种思维缜密到牛毛小事都能捕风捉影的人。他知道是孙权不愿提,他想知道为什么不愿提,还是只和他不能提。转念又暗骂孙权酒量好。


听他讲了好多,朱然只觉得头晕,索性也不站着,就坐到旁边的长凳上,后悔用喝酒这种他并不擅长的方式来套话。孙权不是没有醉意,只是没有朱然那样厉害,至少他还能站着。朱然只是听,少不了喝酒,而孙权是讲,酒却没喝几口。朱然应该是知道自己是搬石砸脚,恐怕再过一会他连思考都带酒气了。


孙权讲到一段,停住了,因为朱然已经明显不在听了。孙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坐到了他身边,他头就很自然地倚在孙权肩膀上,呼吸轻轻的,喃喃地说“陆逊呢?他很好吧。为什么不说?”


这是今晚他说过最真心的一句话,也是他最想说的一句。却是孙权最不想听的一句也是最不想答的一句。


可他还是应了“很好,他很好,比我好。”


“很好……就好……你也会很好……”朱然露出了笑意,眼角弯弯。


好字只有六笔,而那么多事情是六笔写不尽的。


海风一阵一阵地吹,凉意就一丝一丝地钻进他领口。这里离家不远,所以孙权就没开车出来,现在还要考虑上肩头那人,总不能抱住他就这么走回去吧。想想他还是掏出手机拨了孙策的电话。


滨海小道夜里很静,鸵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沙堆里把头伸出来呼吸,而他现在想听一个童话故事,叫《快乐的小猪》。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周瑜正在和编辑进行不一般热烈地讨论,键盘敲得噼里啪啦险些听不见。恶狠狠地敲出“我接电话”四个字然后用力一敲回车,好像键盘和他有八辈子血海深仇一样,才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喂,您好请问哪位?”收起对话窗口,周瑜的语气又调回到彬彬有礼的状态,刚刚一时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就接了,只好先问问来者何人。


“孙策。”电话那头的人正一脸郁闷,前天他手一滑手机进了水,所以现在正用的是孙权的电话。为什么他的手机会泡了个澡,还是要把时间调回前天下午。


两三点的时候店里没有什么客人,孙策一如既往伏在离们最近的那个靠窗座位打盹,这里没有阳光直射又不会直对着空调太冷,是午睡的绝佳位置。


忽然“轰”得一声明显是有人很暴力地把门推开了,挂在门上的风铃遭受了粗暴对待叮铃叮铃地鸣不平。绝佳午睡位置也是有坏处的,直接把孙策吵到三分清醒,无意识手一摸把桌上的冰水就打到了座椅上,很不凑巧的是命中位置还放着他的手机。


“Ladies and gentlemen,我回来啦!”眼前的女子一手拉着印有星空图案的行李箱,一手扶了扶遮了大半张脸的金边墨镜,白色热裤下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格外引人注目,一头金色大波浪卷长发俨然是一个外国美人。


孙权眼都没抬,应了一声“哦,你回来啦。”顿了一下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马上放下手机站了起来,高声道“香妹你回来啦!”


孙策闻声,打断了心疼手机,立马迎上去,“香妹今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孙尚香正想回答,看到大哥右手正在滴水的手机,还是先道了歉,兄妹三人找了个桌子开始促膝长谈。


“香妹你这副打扮还真是额……新潮啊。”孙权看着她一头金发,怪不自在的。


孙尚香扯扯大波浪卷,“假发嘛,带着玩。”


“摘了吧,带着不热吗?”孙策边擦手机边讲。


“空调开很足,23度。”孙权极力证明自己一点也不心疼电费。


“咳咳话题有点不对了。”尚香开口把话题掰回正轨“这次我回来是为了找个人。”尚香刻意停了一下,等着他们两人其中一个接下去问是谁,很不应景的是孙权手机响了在回短信,孙策擦干了手机在尝试能不能开机,手机在社交场合真是万恶的东西!


冷场一阵过后孙尚香还是无奈只好自己接了下去,“他是我在网上参加写作比赛的指导老师,我这次能拿头奖多亏了他,他也是中国人,就想回国来当面和他道谢。”孙尚香倒是很热衷于参加网络上各种乱七八糟的写作比赛。


“香妹你得奖了?有没有奖金,多少钱啊?”孙权对奖品方面比较感兴趣。


“那当然有了,大概也得有……”尚香意识到话题又开始走歪路了,自己二哥果然是跑偏话题的一把好手,所以她决定不回答!“你问这个干什么,奖金是我智慧结晶换来的的你别想分一勺!”


“那你自己不是应该有联系方式吗?需要我们帮忙找?”孙策按了无数次电源键手机还是冷冷摆着一张黑屏。


“我只有他的邮箱地址,听说他很忙不知道会不会常看邮箱。”孙尚香面露无奈之色,“而且这个邮箱还是活动方给参与比赛的人使用的,活动都结束快一个月了,大多人都不会用这个邮箱了吧。”


活动方还真是对参与者思虑周到啊,孙策一边感慨一边对进水的手机表示投降,“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孙尚香好像更加为难了“只知道笔名。”这个活动的评委指导老师和选手都是当时凭测试选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位在国内出不出名,“叫瑾瑜。”


要不要这么巧……虽然这位是初出茅庐,但也不止是一点点出名了吧,况且这两位还是见过瑾瑜本尊的。


“或许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孙策看了手机,就加了个或许。并排坐的孙权转头打量自家大哥,关系什么时候和瑾瑜大大这么好了我居然都不知道!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尚香欣喜之意溢于言表,就差站起来拍手叫好了。“大哥果然就是大哥,么么哒!”


什么时候会用这么新潮的词了,孙策挑眉。首先……要看看SIM卡还能不能用,幸好他习惯把号码卡里手机都存一遍。


万幸的的是SIM卡逃过了一劫。


“所以你想约我出来是吗?”听着孙策简单说完了来意,周瑜简明扼要地提炼出了中心语。


“是,今晚有空吗?”自家妹妹听完脑残粉二哥的描述迫不及待就想要见一见瑾瑜老师,也顾不上休息一下,马上就把二哥推进了厨房。


“行吧,我也挺想见见檀香的,文笔很好,可造之材。”虽然只有两句,不过也是高度的评价了。(嗯檀香是尚香妹妹的笔名,习惯这么称呼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吧,家在哪,我去接你。”这是尚香特别要求的,作为会开车大哥当仁不让承担了接贵宾的马夫这一角色。


周瑜说完地址就挂了电话,发了更新之后看都不看右下角咋咋呼呼跳动的头像就关了电脑。


希望会是一顿,愉快的晚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