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晨星

青山见我应如是

「策瑜/现代架空」原来那天的雨 第一章

搬文

窗外繁密的雨珠一颗颗节奏各异地敲打着这座城,打着灯的车辆生生的扯开雨帘,来往匆匆。柜台后的青年托着腮,无聊地看着手机屏幕。本来生意就冷清,更别说大雨天还会有顾客,他索性连灯都没有开。荧光映着他的脸,三个月一样的落寞。

哗然一下,大厅里毫无预兆的灯火通明。猛的强光刺激,他本能地捂着了眼睛。

"哥你干嘛啊?"他小声嘟哝,尽是埋怨的语气。

"嘁,你是要营造世界末日的氛围吗?拜托你开的这是餐厅,不是恐怖屋。"他径直走向柜台,随便挑了把椅子坐下。"权仔,你记得爸和你怎么说的吗?"

孙权顿了一下,有些颓然"暗恋虽易,到手不易,且行且珍惜。"

"不是这句!"孙策一脸的无奈"爸这次叫我回来就是怕你做什么傻事,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这个店迟早倒闭。"

"本来这个店就是为他开的,现在倒闭了也是应该。"他丧气地回应。

"唉,你啊……"

孙策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门前一声风铃的清响给打断了。

有客人了!

"咳……请问你们……还营业吗?"那男子一手扶门,头发还滴着水,衬衫也湿透了,样子十分狼狈,跌跌撞撞地才走到了座位上。

孙策拿手肘顶了顶孙权,使了个眼色"顾客上门了,态度好点"

孙权也眨了眨眼表示回应,捧着菜单就迎到了顾客面前,虽然笑容很勉强,但是也没人在看。

"请问……"

"玉米浓汤,意大利面,谢谢"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回答起来似乎也很吃力,大概是淋了雨的缘故。

孙权半句话被堵在喉咙里感觉不太舒服,也只好呆呆地应了个"嗯"就退去厨房里了。

孙策时不时偷偷瞥那人两三眼,点完菜之后他就伏在了桌面上,呼吸很重,桌面玻璃杯里的白水左右摇晃不停。他想了想,还是走进柜台找了条毛巾打算递过去。

"嗯,先生需要毛巾吗?"他试探着问了问,没有回音。"喂,睡着了吗?"

情况不好!孙策伸手试了试他额前的温度,滚烫滚烫的。

孙权捧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就看见自家大哥背上背着刚刚的那位顾客,嗯还多顶了一条白色的毛巾,似乎快被浸透了。

"权仔,你小耗子借我去医院!"

"哦"孙权放下手里的汤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抛过去。孙策灵巧的空出一只手来接住,又马上别回身后。火急火燎的赶去停车场了。

孙权只好收拾了碗筷,又坐回了柜台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坐直起来"说好了不叫我车小耗子!"

黑色的跑车掠开雨帘,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地击打着车前盖。他没有开广播,也没有放cd,车里安静得只有副驾驶座上那人的呼吸声,伴随着雨点的打击乐,一下一下地律动。

他费力地撑开眼皮,消毒水的气味仍然源源不断地灌进鼻腔里,贴着胶带的手背有些不自在。他想想还是支起自己的手臂,去摸索床头柜上的手机。

周瑜按下电源键之后不见五指的病房里乍得绽开一片白,光线一下子地四散出来晃得眼睛看不清晰,他也只好眯着眼睛隐隐约约地看个时间。

"一点了……"

窗户是敞着的,雨后冰凉的空气一丝一丝地渗进屋里,窗檐上的水珠接连着滴答滴答跃下来,似乎是雨初停。天边一片乌漆,离日出还早的样子,只有几盏橘色的路灯摇摇晃晃,像是有点暖意。病房里大门紧闭,隔壁床空荡荡的没有人,钱包笔记本钢笔一样不落整整齐齐地列在床头柜上。

确认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地却睡不着了。对于自己会在医院病房这一点他并没有表现太多惊奇的神色,只是大概需要整理一下前因后果。

进行了一系列简短的思维活动,他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大晚上不睡觉的才是疯子!于是把头闷进被子里,什么事情都明天再说。

门锁那边来了动静,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虽然很轻几乎没什么声响,还是可以察觉到有人的气息慢慢地靠近了。医生护士这个时候是不会来的,最大可能就是送自己来的人。周瑜还是闷在被子里不做声,静观其变。来人好像是摆弄了桌上的什么东西,动作很快,三两下又转身匆匆走了。他本来是想追问些什么的,既然走了就走了吧。

医院的设施还不错,靠柜子一边有一盏床头灯,他起身按了开关,小半边病床都能照的亮堂堂的。第一自然是检查桌面,黑色的硬皮笔记本下面垫了一张纸条,看来这就是刚刚那个来人的用意了。借着光白纸黑字一清二楚,一串手机号,还有……

"孙策?"

整个客厅灯火通明毫无睡意,孙权嘴里叼着巧克力棒,抱着平板把自己埋在抱枕堆里看肥皂剧,两个中年妇女张牙舞爪骂战正火热,什么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丝毫没有在意。

"这么晚了还不睡?"孙策脱鞋进门,发梢上还挂着恋恋不舍的小雨点。

"唔…马上。"孙权嘴里含着各式各样的零食,支支吾吾的说不清话,彻底吞干净了才又开口"英雄你助人为乐搞到这么晚啊,是不是还顺带招蜂引蝶一把了啊?"

孙策已经在洗漱了,嘴里含着牙膏泡沫就应"不作死你活不痛快?你哥我去当了把纯粹的好人,杠杠的"

"嘁,你就不是好人脸。"孙权咯嘣咬断一节手指饼干,又伸手去找果酱。啧牙疼……

孙策躺到床上去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他走到落地玻璃窗前拉开窗帘,高楼林立霓虹闪烁,彻夜彻夜的华灯长明,终归是回来了,总归是要回来的。

孤零零的手机在被子上极力地挪动着方方的身体,放着光要求谁给他一点注意。

"短信啊。"

对话框里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发来的消息,简洁明了只有两个字

"谢谢"

大雨过后总是难得的好天气,残留了一点湿润意味的空气被熠熠的太阳烘焙出一种不温不火的暖意。靠在玻璃窗边的绿色盆栽被洒了一身碎金,贪婪地享受着阳光划出的一隅。敞亮的大厅里二三坐着几个顾客,低语呢喃间着碗筷的轻响,倒也不能说太吵杂。

孙权懒懒地趴在柜台里面,面前架着台手机,一手垫着脑袋,一手一下一下滑动着屏幕,饶有兴致地在看什么不知名的电子书。

"在看什么?穿越言情?"孙策刚给顾客上完菜,打算过来声讨光顾着偷懒的正牌老板。

孙权盯着那张凑过来的脸,总觉得和“服务生"三个字格格不入,要不是今天那务生请假一时找不到人代班,他想他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看见自己那个高富帅老哥穿着这身工作服端餐盘的样子,不是滑稽只是十分违和。孙策毕竟不是那种花花公子大少爷,以前上学的时候打工做过服务生的工作,现在这些事情做起来也还比较得心应手。

"只是一篇童话而已。"孙权没做太多解释,顺手按掉屏幕,起身开始擦柜台前的玻璃杯子。

"这么神神秘秘的做什么,给我看看呗!"孙策伸手要拿他的手机,孙权反应速度也不慢,一下就把手机抽走了。"要看自己找,叫《雨火》"无非是不想哥哥看到自己的手机屏保罢了。

亲生兄弟,孙策怎么会想不到他的小心思,他也不强求,应了一声,继续到厨房接菜。

心心念念太久了,别人的书里都能看出自己的故事。孙权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写的真像写的真好,特别是结局,真圆满。他没由来地冷哼一声,接着擦杯子。

饭点也差不多过了,离下午茶的时间又早了一点,厅里回到空荡荡的无客状态。孙策脱了围裙伏在台前休息,孙权还是不眠不休地看小说。墙上的挂钟虽然滴答滴答地转动着,时间却似乎一点都没变。

沉沉睡着的风铃突然"叮"的一声,清脆的铃响击碎了整个安静的氛围,惊得台前的人一个激灵就直身坐了起来。孙权也抬头往门口不紧不慢地瞥了一眼。

一点钟方位站了一个青年,白衬衫戴眼镜,人长得也是斯斯文文的,很有邻家哥哥的感觉,就是手里一条白色的毛巾不太搭调。

孙权觉得他有点眼熟,孙策也这么觉得。孙策抹抹脸,既然顾客上门了应该招呼的还是要周到。那人却直直地冲着柜台就走过来了,没有去用餐的位子,就和孙策并肩坐下。

"你是孙策吧?"单刀直入的开场白,而且没有认错人。

孙策先是一愣,继而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对了,你是那天那个……""周瑜,请多指教"很简洁的自我介绍。

听到这个名字,孙权觉着也有几分熟悉。《雨火》的作者笔名里凑巧也有瑜这个字,他没多想什么,继续自顾自地看手机。

"上次的事情,我还是觉得当面道谢比较妥当。"周瑜顺手把毛巾递了过去,孙策接了就随意地搭在了一边的椅背上。

"也不算什么大事,短信就够了。"孙策挠挠头,似乎挺不好意思,他本来没当一回事,周瑜却亲自上门道谢着实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老白菜还装嫩,我呕。"孙权心想却不敢明说,说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一顿胖揍。

陆续进了几个客人,孙策不得不上去点菜端盘。"还坐坐吗?"他问。周瑜点头,要了一杯蓝山。

这店客人一直不多,忙的时候两三人招呼也绰绰有余了,孙策一个人也应付得过来,孙权是一直以来的甩手掌柜,没有孙策在他自己也不会亲自上阵,不是惰性使然,只是纯粹的没干劲罢了。

气氛竟莫名有些微妙起来,孙权在偷瞄周瑜,周瑜在偷瞄孙策的背影,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像,真像。"

周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回头,和孙权的目光直愣愣地对上了。两个人都怪不好意思的,立刻挪开了视线,尴尬着无言到周瑜起身离去。

孙策自然会留心这边觉着有些不对头,周瑜刚走,他就马上过来收杯子。

"权仔你刚刚干嘛老盯着人家看啊?"孙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刻意。

孙权也不解释,直接把手机递给孙策看。"喏,你看像不像。"

虽然照片里只是玻璃窗上的倒影,也不算清晰,但和刚刚面对面的那人少说也有七八分的相似。

"确实很像。"孙策仔细端详了一会,笃定地回答。

"这个就是《雨火》作者瑾瑜的照片,小有名气的写手呢,没想到吧。"孙权收回了手机,一边看一边说。

这个周瑜,不简单啊。

-----

虽然还不确定周瑜是不是就是那个瑾瑜,但自看完《雨火》过后孙权是瑾瑜的粉丝这点已经毋庸置疑了。孙策也草草读了一些《雨火》的片段,觉得文笔确实不错不过感触不深。大概是他自小就对文字这种东西不感冒,看书就想睡,短短的一篇童话也没看到结尾。

孙权偏爱瑾瑜的童话,但瑾瑜的主打却不是童话。推理小说,他完结的文章大多是这一题材,有一本还出版了,在排行榜上稳居前列。推理小说和童话两种题材毫不相干,明明是风格迥乎不同的文章却能写的各有所长。这大概就是写手的功力所在吧。

孙权喜欢刷微博,孙策也偶尔看看。孙权这些天来总是转瑾瑜的微博,孙策顺手就关注了。瑾瑜多发原创微博,很少转发其他人的,大概是工作忙,一天顶多两三条。有的时候是一些文章的片段,或者分享窗口的花,楼下偶遇的流浪猫咪。转发评论量三四百,却少见他回复评论,被人说高冷也是难免。

孙权今天又不开店,不想开门就不开这是时有的事,反正他也不在乎这家店是盈是亏。

孙策也不出门,靠着床头百无聊赖地玩手机,随手点开了那个一只眼的黄色小图标。几个粉丝提醒几条广告私信,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垃圾消息。孙策关注的人不多,很快就翻完了,刷新半天还是那两三条微博。

有新微博,点击刷新查看。

『@瑾瑜:毫无思绪。』

再次刷新马上就有十几条转发评论点赞,评论内容无非是"加油""注意身体"这样的内容,细想也没什么好回复。他也转了一条

『@凭符执策:写不出来就不写吧//@瑾瑜:毫无头绪。』

孙策原以为只是转发瑾瑜也不会看,过了一分半左右任务栏跳出了一个点赞提醒。他想着肯定是权仔又无聊点赞玩了,点开一看,是瑾瑜。

他还真是不想写了。

提起这篇文章周瑜就烦,如果不是编辑的要求他根本不会动笔写这篇文章。

现在折磨得他头痛的文章正是那篇让他名声大噪的代表作的续集。他认为这篇文章根本就没有再写续作的必要,结局早已安排得很决绝了。可是编辑不知扯来什么"读者要求""大势所需"杂七杂八的理论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一定要他写个什么续集出来。当即他就和编辑说白了他不想写,也给了充分的理由。编辑依然执意不变。他甩下一句无理取闹,第一次和编辑不欢而散。

其中利害关系周瑜怎么会不明白。新作刚出版,在排行榜上也打得火热,这时候要是网上再出续作,连载一半再出版,那就不只是有小利可图了。他不愿意这样,被逼着构思出来的东西肯定质量也大打折扣。他也不是没想过就和这个编辑一拍两散算了,但毕竟他还只是只出了一本书初出茅庐了新人写手罢了,刚露锋芒就和编辑割袍断义,在圈子里也会留下过河拆桥的恶名,难免遭人人非议,那今后的路要更难走。权衡利弊,他还是硬着头皮动笔了。写着自己不情愿写的东西,心态当然和以往不同,文采稍有逊色先不必说,思路也常常是断断续续,写完一段竟有不知如何下笔的感觉了。写出来的东西差强人意,自己的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看到有人回复这一句不写算了,他由衷觉得大快人心,罕见地给点了个赞。却又想,哪有粉丝会叫自己喜欢的作者停笔呢,该是随便看到自己微博的人吧,他想把点赞给取消了,又觉得没必要,就放在一边不管了。

就这一个赞,孙策遭了好多孙权羡慕嫉妒的眼光。

孙权自初中那一段时间跟风和同学一起狂热武侠小说以外,稍大一点就不屑于再看什么小说了。再遇上这么喜欢的作者实属难得,相比起瑾瑜主打的推理小说他却更喜欢瑾瑜闲时的随笔童话,虽然只是很平凡的故事,读起来却很有味道。他忽然想起有个人,也很喜欢写童话故事,一次次给校刊投稿,一次都没中,气呼呼地说再也不写了,就真的再也没有重新提笔。

「原来那天的月光,都变成了你不愿意想起的过往。」

评论

热度(9)